【RF】闻香识Finch(3)(AU)

Fusco看着自己的搭档从一进门就把Shaw面前的酒给喝了,而Shaw一往反常地没有咂嘴,而是把Reese放下的酒杯立马续杯,看他又闷了一口,“有什么事跟我们说吗?”Shaw开口了。Zoe穿着紧身的紫红连体裙,交叉着双腿坐在吧台上,摇着手里的马提尼。“没事”
Shaw和Reese的性情特别相似,这让Shaw更加能摸透Reese的表情含义,他们的契合度也是警校里面无人能比的,但长期搭档的尝试是警局最糟糕的打算。Shaw起身,一袭经典黑色装扮衬得她优美的身材,无袖的剪裁露出她的手臂肌肉,Root真会打扮自家姑娘。Fusco忍住鼓掌的冲动。Shaw丢给Fusco一个让他自己解决的眼神。
“不是Iris?”
“不是她,我们分了。”
可怜的姑娘,但Fusco也看得出那心理医生跟Reese不是很配,如果她能停下对Reese追究到底的心态。
“那是谁?”
“没有谁!”你可真不会说谎话,回答那么急干啥。Fusco拍拍他的肩膀,
“对了,眼镜儿他没法来!”Fusco朝Shaw喊道,这酒吧音乐声太大了。
“那是谁?”Reese揉了揉太阳穴,尝试把对三件套先生的职业家庭年龄的想象用酒精麻醉掉。
“Harlod Finch。Root在大学认识的,哈哈Shaw还因此吃过醋呢!”
“她的前男?”
“不是!一个聪明又传统的家伙,三件套狂魔,他的穿衣品味严重影响了Root,当然好的影响,而Shaw不这么认为。”
“嗯哼!”Reese扯开了领口,音乐的嘈杂和人群的舞动让不流畅的空气翻腾,他觉得有点热,喉咙热辣辣的。他又灌了一口。
Fusco接了个电话“嘿!Root!你怎么不来?”
“哦,你说眼镜儿啊?他照顾孩子呢!估计这个时间点Nathan他那小男孩要睡了,所以手机调静音了吧!”
Reese有点醉醺醺地倒在沙发里,他觉得要闷不过气了。孩子?他会照顾孩子吗?他会将孩子背在胸前,像树袋熊一样?Reese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即使有背带护着孩子,他估计会不放心地将手放在孩子身上。而他自己会牵过他一只手,他的手会带有书写产生的薄茧吗?等等,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想象?Reese试着把注意力放在旁边明显喝high了的人群上。自己真的被那荷尔蒙给俘虏了。别人闻得到吗?Reese捏紧了酒杯。


“Nathan!我觉得他可能饿了。”
“他不是刚刚才喝过奶吗?”
“你把四个小时前的晚餐叫做刚刚?”Finch接过手里哭闹的男孩,边摇着他,边哼着他们在MIT自创的曲。Nathan走进厨房再次冲起牛奶。
“半瓶就好!”不早说,Nathan喝掉了半瓶宝贝儿子的牛奶。
Nathan将奶瓶放到脸颊旁测测温度,“我的乖乖仔,喝了然后睡觉好不好?”
男孩只是踢了踢脚回复给被自己折腾得不行的父亲。Finch将纸尿布放在显眼的地方,“好了,Nathan,他等会得换下纸尿布才能睡觉。”
“Harlod,你吃晚餐了没?”这时Finch才发现半天来除了两杯咖啡他们什么都没有摄入。
“冰箱还剩什么?”
“一些米饭,还有火腿片,鸡蛋,培根。”
“有马苏里拉吗?有我们就吃焗饭吧!”面对孩子的哭声,他们也快捉襟见肘了。
Nathan吃着碗里的饭,坐在旁边用脚摇一摇孩子的摇床。Finch看他对自己孩子熟睡的脸入迷了,不禁笑着拍了一张照发给了孩子的母亲。Finch打开后院的门,坐在后边眺望天空,连自己的大学好友都结婚生子了。不过他一点也不着急,晚间的风吹着,带着几声虫叫。他留意着房子里的动静,Nathan在婴儿床边补觉。在等半小时再跟他说我回家了吧。



Reese在厕所间差点睡过去了,他将脸上的油腻洗净,感觉清醒了一点。一出来,各种声音像原子弹爆炸一样轰击他的耳膜。Zoe刚刚说要和Shaw去Root的公寓继续女孩夜谈。他扯过还在尽力跟身边的金发女调情的Fusco,丢下一句我走了,便捂着耳朵走出酒吧。他看着昏黑的夜空,过十二点了吗?摁下手机,没有。才十一点。
纽约的空气干燥凉爽,Reese才发现胸前的衬衫被水打湿了,黏糊糊的贴在他胸口。嗯?自己手里拿的是什么?一顶帽子,黑帽子。如果再有一把雨伞就好了,他就可以在街边跳舞了!嗯,我真的醉了!Reese靠在酒吧边的墙上,迷迷糊糊地将帽子盖在自己脸上。他像期待吗啡一样期待着袭卷他全身的橘柑甜蜜和煎绿茶清香。然而被酒精麻醉的脑袋只分辨出尼古丁和恶心的体味。Reese被恶心到地甩了甩帽子,深吸了几口刺激的冷空气。回家吧!他摸了摸裤带,地铁卡,还在。

评论 ( 11 )
热度 ( 25 )

© 土豆排骨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