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闻香识Finch (1)(AU)

Reese靠在地铁的扶手上随着进站出站晃来晃去,他想着之前遇见的三件套先生,并不是说他的长相令人深刻还是衣饰服装昂贵得令人咂舌。他注意了一下时间,他要一直坐到最终站,四十来分钟让他冥思。三件套先生开始以较高频率出现在自己视野时,要不注意到也难了。但这里是纽约,什么人都聚集前来,仅仅是金发黑发红发或是染的五彩斑斓的头发每天就叫他眼花缭乱,他选择性地忽略一部分路人。如果他注意到一个衣裳整齐的陌生人并且感兴趣的话,就有点不对劲了。这完全是他的身上味道使然。
Reese对他的一些朋友有敏锐的气味捕捉,而他们的气味会有时弱有时猛烈得像十二级狂风一样卷过他的呼吸系统。例如zoe,她的气味香甜浓郁,当她经过自己身边时,如果味道可以形象化的话,她飘扬的发尾就像带着花瓣一样散发着她独特的魅力。而这跟她喷在身上的香水味不同Shaw身上也有,但更难以名状,有时她的味道会强烈得就像是自己趴在她颈窝上嗅着,这个想法让他打了个冷颤,让Root知道了岂不得砍死自己。直到两个月前他从没对任何人的体味感兴趣。
进站了,一拨人下了车,另一波人又紧随而上。
“Excuses me."Reese侧过身,身边挤过人,他没注意。
他初次遇到那位先生是在卖甜甜圈的车边,那是一股浓浓的类似绿茶的清香和橘橙的甜蜜,杉木的甘洌。当然第一次他闻不出那么多,那是后来逐渐嗅察出来,跟甜甜圈或者任何食物愈近愈香的循序渐进不同,他像一团醉人的荷尔蒙且不自觉地散发着。他记住他的气味了,却记不得他的长相,那躲在帽子和阳光阴影下的面容模糊,只记得他有一双黑框眼镜和高耸鼻梁。这可真奇怪不是吗?Reese在那之后常常想起那股独特的荷尔蒙,干净不染尘埃,不知道那位三件套先生是怎样的人。
如果说Reese在时代广场上认出他来,就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
时代广场,拥簇着各种各样的人来自阿拉伯,英国,中亚,澳大利亚等。旅游就是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就在这种香水味与人体汗腺散发的气味混杂的地方,他闻到了那位神秘先生,真是活见鬼。他的味道简直是除臭剂,虽然这么比喻不是很礼貌。味道浓郁清新,像过滤器一样过滤了其余烂七八糟的气味,又像飓风一样狂扫自己的呼吸系统,让他安心却又激起一股冲动。他在哪里?久违的气息让reese迫切地想看到他。即使嗅觉尖叫道“,他在这里!他在这里!”但反射到视网膜的图像上没有目标。
人如潮涌,他不知道他的长相,凭气味怎能从千千万万人中寻出一位?
在那之后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工作的繁忙让他渐渐地把这件事置于海马体的深处。
又到一站,Reese换了一种站姿。
三件套先生的独特荷尔蒙不得不说的确吸引了自己,而Reese在自己的性取向上挣扎了不过两分钟便接受了。有时嗅觉感应器不是很灵敏,这让他错失了最后一次机会。
一个星期前,他在高速路上的休息站里解决午餐,前面是衣冠整齐的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人,排队的同时reese将注意力放在他尖尖的发稍圆圆的后脑勺上,整齐漂亮的三件套看起来很昂贵,不同自己的黑白配,Reese低头对比一下两人的装扮。但他从没在长相上遗憾过什么,突然想起zoe跟自己说过不要把头发弄得太严肃了,于是Reese顺手打乱了头上的碎发,很有必要吗?这时旁边的队伍排完了。
“先生您可以到这里点餐!”Reese走了过去,同时那位三件套先生也在点餐了。Reese随意点了一份蔬菜沙拉和四号餐。
“你好,两杯咖啡!”他的声音带着颤音,每个词像圆珠一样从他口中滚落出来马上的。很快地,三件套先生接过两杯咖啡,从他身后走过。Reese半侧过身拿裤袋里的钱包,猝不及防地那股味道飘进他的鼻腔里。他愣了一下,观察了那位先生,高鼻梁,黑框眼镜,独特的荷尔蒙,错不了!他比自己想象的年纪还要大一点,但是他的眼睛哦,漂亮的蓝眼睛,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下巴有个小凹陷,斜肩让他看起来更小只了。他小心捧着两杯咖啡在胸前,他走得很急,立马消失在门口转角处。
reese想都没想地跟了出去,“先生!先生!您点的餐!”
他没有走远,就在停在附近的车门边上。一个人从驾驶座里出来,男人,比那位三件套先生高,同样穿着西装,他背对着Reese,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异常耀眼。就暂且叫他金发男吧,Reese不会否认他在Fusco那里学到了不少。他站在门口静静观望着没有过去。三件套先生将一杯咖啡递给金发男,两人靠在车门上交谈,三件套先生说话时脑袋晃动着,空着的那只手一直在比试。金发男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这时reese看不到三件套先生了,金发男遮去他全部视野。高大的身影盖住了他,接着金发男载着他炫耀地呼啸而过(至少他这么认为)
嗯,这是第几站了?他注意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对那位神秘先生的好奇与好感随着在人群里一次又一次搜寻失败中累积得越多,直到那一天。他安慰自己,嘿,金发男可能只是他的朋友,可我还只是个陌生人呢!他从没这么挫败过。就算真的跟他打招呼了又能怎样?像“嘿!你身上的味道很迷人,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吗?”“嘿!可能你不认识我,但我注意到你很久了。”像某种变态跟踪狂一样?!Reese不禁捂着脸哀叹。当那金发男从车里走出来靠在他旁边时,Reese被心中狂风作乱的嫉妒与不满,难以言喻的占有欲吓到了,他甚至都不了解他!难道是因为三个月孤枕入眠?他为自己的情绪感到不解与厌恶。
他的口袋震动起来,reese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接电话。
“哦不,不是这个时候!”











这是一个四叔被宅宅的荷尔蒙吸引的小故事,我敢肯定生活中也有人对某种人有特殊的化学反应。我也有过闻香识人,很惊奇的经历,一群人,跟她相隔几米,我还没见到人呢,她的味道却的的确确萦绕在周围,特浓郁。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土豆排骨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