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HOBBEN】我们玩游戏吧(孩童AU傻白甜)

一个周末的下午,愉快的玩游♂戏吧~清水向ooc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玩什么游戏?”

Hobbes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弟弟问到,而他那个弟弟正紧紧挨着Harlod,真不知道谁才是他哥哥。他的little Ben因为上一个游戏输了依旧赌气的在旁边拔着草。

“Ambulance?”

Hobbes看着一脸笑得有些奸诈的弟弟John,说实在的?Ambulance?这个游戏其实只是单纯的名字高大上而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扮演跳楼的自杀者,而其余人分别扮演警察,救护人员,家属,当然事后发展就是那个扮演自杀者跳下来装奄奄一息,其余人组装成人型救护车将他抬回‘医院’。那谁来当自杀者呢?

一阵石头剪子布之后,Harlod中了头奖。


他们挑选了高度适合的砖墙,下面是柔软的草地,砖墙上缠绕着藤蔓,几朵黄色小花躲在绿色屏障后。Harlod在Reese的帮忙后,正半蹲在上头。


“没事的,Harlod,你轻轻跳下来就可以,或者你爬下来也可以,只要你躺在地上装死就行了。”John看着站在砖墙上的Harlod嚷道,双手已经迫不及待地在下面接着了。Harlod有点恐高,但他还是很想玩这个游戏的,他对一脸担忧的John摇了摇头表示继续游戏。

“好,那谁来当家属?”Hobbes主持着。

“我”

“我!”Ben瞪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孩,“John你本来就不是Harry的家属,我本就是他亲弟弟,你干嘛跟我抢?!”

“这只是个游戏嘛!你自己都说了你本来就是Harlod的家属,在游戏里你就不想当个别的身份吗?”

“不要!”Ben甩掉手上的草屑,双手抱胸,吸了一口大气,踮着脚尖让自己直视John的绿色大眼,跟Hobbes一样的眼睛,“那你具体要当他什么家人?”“我……”

Reese一时语塞,他喜欢Harlod,但他不想当他的弟弟。他抬头望向Harlod的蓝色眸子试图找到一个恰当的答案。Hobbes不爽的看着快贴到John身上的Ben,他一个大步跨过去,将Ben拉开了一段距离。Harlod看着下面混成一团的三人,“嘿,我还站在上面呢!”

“John,你就让让比你小了两岁的弟弟。”Hobbes开腔了,“哥哥你怎么站他那边呢!”John有点生气的喊着。Ben推着快把自己揽进怀里的Hobbes,因为没想到他出口帮忙而有点脸红地低下了头,别扭的叫道“不用你帮忙!”当然Hobbes没有放过他脸颊上的一抹红。

最后,Ben还是当上了亲家属,John抢过了Hobbes原来的身份—警察,还戴着从Fusco叔叔那里‘借’来的警徽。Hobbes不反对的扮演医护人员,他勉强的套着Shaw姐姐的白衬衫,有些长,当做医生们的白大衣好了。

“Action!”


Harlod回忆昨晚看的电视剧里面的情节,有些害羞地复述道“啊,人生没意义啦!我被公司裁员了,没有工资我负担不起还欠着的房贷,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要养,还有…………”电视剧里面是说还有刚出生的女儿,但他没有啊,虽然这只是游戏。“…………还有一条狗!”最后这句话带着明显的颤音,Harlod害羞地扭开了头。

“扑哧!”Hobbes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他没有想到Harlod还真入戏的扮演着。他招来了Ben和Reese的眼刀。Ben的眼神明显显的表露着“别笑我哥哥,不然咬你!”

“别啊,哥哥,我们可以共渡难关啊,别寻短见!没有你,弟弟还怎么活啊!”Ben仰头接道。他才不要Harry跳楼呢!Harry对他那么好,会念书给他听,会帮他系鞋带,会让他抱着入睡,会给他晚安吻,会给他忙碌父母不能给他的一切。还有Harry做的松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他不想Harry离开他。Ben闪着他的蓝眼睛,仔细看还有泪珠打转着。Harlod像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似的感受到Ben内心的恸动,不忍心的看着砖墙下泪汪汪的弟弟,但戏要做足!“弟弟,对不起,哥哥做不到。要是没有哥哥,你也要好好的生活,你答应哥哥吗?”Harlod的声音带着哭腔,他半蹲下身子,双脚在墙上打晃。

Reese知道,时机要到了。他调准了位置。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本来是属于兄弟俩的戏,医务人员Hobbes硬是插入一脚。碧绿的眼睛带着玩笑和认真看着一脸惊呆的little Ben。就在此时Harlod闭眼跳了下来,“Harry!!”


Harold没有感到硬梆梆的碰撞,而是落入了一个有力温暖的怀抱。

“嘿!Reese!游戏不是这么玩的!!”

“你个变态!放开我哥哥!!”说完,Ben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Reese抱着跳下来的Harlod迈开自己的长腿跑着,Harlod还在状况外的半瞪着眼,双手无意识的扯着Reese前胸的运动衫。当他意识到Reese正用公主抱抱着自己狂奔时,他涨红着脸道“John,放我下来!”被人抱着跑的颠簸中他一下一下的轻撞着Reese的胸膛,Reese将放在Harlod肩上和膝盖弯里的手收紧,Harlod很轻,他庆幸自己平时的锻炼有效。“我才不要呢!”Reese笑着说,阳光照着他的短发,他长得逆天的睫毛投下一片好看的阴影,剔透的汗水从他额头留下。 Harlod惊呼道“慢点!慢点!” 本来拽着他衣服的双手现在扣在他脖子上,Reese笑得更疯狂了。

他听到自己弟弟在后面狂叫“放开我哥哥!!我要你好看啊啊!”可惜明显的身高优势让他们之间隔了一段距离。这时,Reese朝他哥哥那里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你个臭小子,Hobbes想着。他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算准时机,扔了过去,正中Reese的膝盖。Reese愤怒的叫了一声,他放慢脚步将Harlod放了下来,眼看着他像一只炸毛的猫咪要跳向Hobbes,但他忘了身后还有一颗威力不小的跟踪导弹

“终于!!”Ben像颗小型炸弹扑倒了Reese,两人抱在一块在草地上滚了几圈。“离我哥哥远点!”说话间,Ben举起小小的拳头就要招呼到John的脸上去。却被赶来的Hobbes双手跨过胳肢窝,将他提了起来。“啊啊啊!!”Ben愤怒的往后踢着双脚,“Hobbes你个大坏蛋!让我揍他!”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和抽气声,Hobbes担心的凑近那张涨得通红的脸颊查看,猝不及防地被Ben在脖子上咬了一口。Hobbes吃痛的放下了他,Ben立马躲到跑来的Harlod身后。像极了被逼急的兔子,两兄弟同时打趣道。虽然有Harlod为他求情,最后John还是被Ben揪了耳朵作为惩罚。

中场休息,双方暂停。

Harlod帮Reese拍掉身上的草屑,而Hobbes则按着不安扭动的Ben擦掉脸上的泥渍。刚放开他,Hobbes好笑的看着他一路小跑跑到Harlod身边,推了John一把。


Shaw和Root在二楼阳台上看着楼下打打闹闹的男孩们。“他们可真会玩啊!”

“一群小屁孩!”Shaw定眼看着楼下铁门外的Hobbes,“恩?!那是我的衬衫吗!”看着Shaw嘴里嘟囔着一路飞奔下楼,Root倚着栏杆,抬手看了眼时间,恩,点心时间到了~作为两家小孩的保姆,她的工作量有点多,不过介于两家男孩还是很自立的情况下,而且Harlod在电脑方面的天赋更让Root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这份工作她还是乐于做到底。何况还有Shaw的到来。Shaw是个孤儿,靠自己的奖学金进了医学院,认识了Harlod的父亲一名医学教授,为报答前辈的扶植,Shaw空闲时间就到Harlod家来帮忙两个孩子的学业。


下一轮中,Hobbes配合着躺在地上,闭着双眼。作为医护人员的Harlod第一时间半趴在他身上, 白嫩嫩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还有心跳!但很微弱了,快点!”

他招呼着John和Ben过来搭成人形救护车。Shaw的衬衫(对,在他们死皮赖脸下,Shaw还是随他们去了)穿在他身上显得更长了,他蹲下来时衣服下摆都拖到地上去了。Harlod非常认真的拍着Hobbes的脸,“你听得见我吗?Hobbes,坚持住!”虽然Hobbes紧闭着眼,他还是能想象Harlod紧闭着嘴唇一脸严肃的样子,Ben就总是这样跟他闹别扭。Reese拧着眉头不开心的看着Harlod快趴到他哥哥身上,Ben这时拉他下来说了句话后,两人赞同的击了掌。

Reese提着Hobbes的双肩,Ben和Harlod提着他两条腿。“哦天呐,Hobbes你真重!”恩……你们动作能轻点吗,我被你们扯得有点痛诶。装晕过去的Hobbes内心  排遣着。Harlod嘴里“咦呜咦呜咦呜”的叫着,他说这是模仿救护车的声音。走了十几步后,就快到他们在草地上规划的医疗中心(只是铺了一张餐桌布)时,John和Ben毫无预警地放手,风一样的跑开了。失去支撑力的Hobbes不轻不重的摔到地上,Harlod吓了一跳的叫了一声。跑远的那两个正为自己阴谋得逞而捧着肚子狂笑。Hobbes睁开双眼,眼皮直跳,他就知道肯定没好事。Harlod担忧地看着躺在草地上眼神越发恐怖的Hobbes,关心地问到“你没事吧,对不起!”Hobbes没有说话,只是起身摸了摸Harlod的短发,然后迅速爬起,像只豹子直追那两个罪魁祸首。Harlod坐在草地上,好笑的看着这场突发的追逐比赛!“Ben,跑快点!!”他兴奋地挥舞着双手,但过长过宽的袖子让他看起来像是挥动两根布条。“Hobbes他在你身后了!”Ben在听到哥哥的助威后,两条小细腿奔跑得更快了。Hobbes故意放慢着速度悠然自得看着猎物逃跑。

Harlod只注意着眼前,被身后扑过来的John吓了一跳,他觉得今天的惊吓足够了。John带着汗水不顾一切的抱着Harlod躺在地上,他还在笑即使快喘不过气了。他翻身半欺压在Harlod身上,头抵在他细细的脖颈边,喘着粗气。“哈哈,John,放开我,你全身都是汗!”Harlod嫌弃的推着John湿透的胸膛,两只手沾上了汗水,“咦!”John止不住笑意地看着Harlod瘪着嘴角将汗水擦到他的裤子上。他用手环抱了Harlod,将下巴抵在他短短的软发上,舒服的哼了一声便放开了他。他可不想让Harlod太尴尬,有些愣住的Harlod和他并排躺在草地上,一时无言。“哥!”这时Ben跑过来躺在他身边,再一次被抱住了,Harlod觉得他身上的短袖都要被不是他自己的汗水弄湿了。

调整自己呼吸的 Hobbes也在John身边坐了下来,手支在身后,眯着眼仰着头。“所以你们俩谁赢了”John问到。

“我”Ben的声音闷闷的,因为他正埋在Harlod的肚子上,他翻了个身,舒服的躺在哥哥的身上。Harlod奖励的摸了摸Ben留得有点长的头发。

“恩,Hobbes你是不是…………”John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Hobbes正用手抵着他的嘴。他回头看了眼那对双胞胎,Hobbes果真放水了,虽然他早就知道Hobbes喜欢Ben,但身为自己的亲哥哥,他怎么也不怜惜自家弟弟,反而向着别人家的弟弟。John不爽的翻身背对着他,Hobbes看着心情有些低落的弟弟,抬起手有些犹豫地学着Harlod摸了摸Reese的头。


Shaw看着两家哥哥默契的摸着弟弟的头时,她受惊地颤了一下,“诡异的小鬼们”,说完扭头看向自己手里的医学书上。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土豆排骨汤 | Powered by LOFTER